<acronym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
<tr id="guoo8"></tr>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guoo8"></rt>
<rt id="guoo8"></rt>
<rt id="guoo8"></rt>
當前位置:首頁 > 綜合考核
讓考核評價成為引領高質量發展“指揮棒”
發布時間:2019-10-25   來源:交匯點新聞   點擊    字號:[ ]
    在推動全省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的進程中,如何監測評價和考核各地高質量發展的實際成效、充分發揮監測考核的“晴雨表”和“指揮棒”作用?
    我省勇于探索實踐,于去年5月30日出臺了《江蘇高質量發展監測評價指標體系與實施辦法》和《設區市高質量發展年度考核指標與實施辦法》,并于當年11月出臺了可操作的具體實施方案。經過一年實踐,今年7月又對指標體系修訂完善,形成了《2019年度江蘇高質量發展監測評價考核實施方案》。
    率先探路,為高質量發展提供行動指引
    2017年12月召開的省委十三屆三次全會將中央要求的高質量發展,結合江蘇省情實際,細化落實為“經濟發展、改革開放、城鄉建設、文化建設、生態環境、人民生活”六個高質量發展任務。反映和引領高質量發展,對研究制定科學可行的監測評價考核指標體系提出了要求。在此背景下,兩項《實施辦法》應運而生。
    “我省建立的指標體系既符合高質量發展要求,又體現江蘇地方特色。”省統計局統計監測處處長劉學軍介紹,從兩個《實施辦法》的內容和作用看,兩者之間有機銜接、各有側重。《江蘇高質量發展監測評價指標體系與實施辦法》以“六個高質量發展”為基本框架,用于監測評價全省及各設區市、縣(市、區)高質量發展水平與總體情況,而《設區市高質量發展年度考核指標與實施辦法》則用于考核各設區市年度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具體進度。兩個辦法相互作用,旨在更全面、更系統地反映全省各地高質量發展的績效,其中,設區市高質量發展年度考核結果,將作為對各設區市年度綜合考核的重要組成部分,以此真正為“鼓勵激勵”和“能上能下”提供依據。
    基于兩項辦法,我省又出臺了《高質量發展監測評價考核實施方案》,“既是對辦法的細化,增強了具體可操作性,又是對辦法的深化,進一步明確了指標內涵。”劉學軍說。最終,依據《江蘇省年度綜合考核工作規定(試行)》《江蘇省2018年度綜合考核實施辦法》以及《高質量發展監測評價考核實施方案》《2018年度設區市黨的建設考核實施方案》和《2019年度綜合考核滿意度評價實施方案》,全省推行年度綜合考核制度有了較為系統科學的制度設計。
    完善指標,使測評“刻度”更加精準
    新的“標尺”和“考卷”有了,能否激發改革熱情,關鍵還看作為“刻度”與“考題”的指標設置。
    劉學軍介紹,指標體系圍繞“六個高質量”提出統一要求時,也側重體現“分類指導”,“堅持以聚焦區域差異性特點為原則,做到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結合,同時分別計算反映高質量發展的水平指數和發展指數,實現獎‘優’之外又獎‘勤’。”
    今年7月,根據一年來的實踐經驗、中央和省級層面新出臺的文件要求,以及各地各部門提出的合理化建議,我省對指標體系加以修訂完善。開展監測評價的“考題”和“刻度”發生了深刻而生動的變化——
    根據國家相關文件精神,為進一步促進實體經濟發展惠及民生,“制造業增加值占GDP比重”“常住人口城鎮化率”和“普惠型金融重點領域貸款余額占比”等指標被納入今年的監測評價范圍。在省級層面,“今年省政府工作報告‘十項民生實事’之一是‘大力推進廁所革命’,據此要求,我們又新設了‘農村廁所建設任務完成率’指標。” 劉學軍說。不止于此,“異地就醫定點醫院聯網覆蓋率”“單位GDP生產安全事故死亡率”“標準化兒童預防接種門診建成率”“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保障水平”紛紛問世……每項新增指標的設置,都是江蘇與時俱進追求高質量發展的真實寫照。
    此外,針對上一年度設區市年度考核指標數量偏少,6個“高質量”下設指標覆蓋不夠均衡的問題,今年設區市考核指標的數量有所增加,考核指標由18項增加到27項。而這新增的9項指標中,僅“人民生活高質量”一方面,就獨占6項,從去年單一的“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”,擴充到當前既包含收入和就業,又涉及醫療和安全,真正體現出考核的導向性和目標的引領性。
    除統一性指標,為體現各設區市不同的發展定位,一系列差異化的個性指標也被納入系統考核的“大盤子”。眼下的南京,“城市首位度提升”已是衡量發展成效的關鍵指標;在連云港,“‘一帶一路’支點建設”同樣具有“舉足輕重”的地位。
    著眼未來,動態優化不能“松勁”
    今年4月22日,推動全省高質量發展的監測評價首次“年度大考結果”出爐。2018年度,全省設區市年度綜合考核第一等次共有5個城市。以無錫為例,高質量發展的答卷足以為之印證:地區生產總值增長7.4%、增速全省第二,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長9%、增速全省第一,人均GDP躍居全省第一,科技進步貢獻率、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比重、企業研發經費占銷售收入比重繼續保持領先,太湖治理重點項目完成率連續三年全省第一,大氣污染防治年度考核綜合評分全省第一……
    “通過系統考核,最終目的也就是讓過去對新發展理念‘理解不深入’的地方深化認識,讓‘行動跟不上’的干部加快步伐,讓‘落實缺乏創造性’部門的打開思路、有所突破。”劉學軍說。
    縱覽2018年江蘇推動高質量發展取得的“業績”,戰略性新興產業、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分別增長8.8%、11%,占比提高至32%和43.8%;高技術制造業、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分別增長11.1%、8%;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下降6.18%;新能源汽車增長139.9%……這些都離不開一根考核“指揮棒”的有效指引。如今,支撐高質量發展的各種有利因素正在江蘇更快累積、加速匯聚,各地推動高質量發展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愈發高漲。
    “回首過去一年,監測評價考核‘考出’江蘇作為的同時,也并不意味著一切已‘萬事大吉’。”劉學軍說,接下來,指標體系的內容仍然要進行動態調整,邊總結、邊完善,“去掉達到‘天花板’、大家均已完成的指標,去掉體現上年度工作要求的指標,以及一些高質量特征不夠明顯的指標。同時更好地兼顧統一性和差異性,使監測評價的統計方法更加完善。”


    (李睿哲、吉強)





julia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