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
<tr id="guoo8"></tr><rt id="guoo8"><optgroup id="guoo8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guoo8"></rt>
<rt id="guoo8"></rt>
<rt id="guoo8"></rt>
當前位置:首頁 > 組織建設 > 組織建設
最美奮斗者:茅以升
發布時間:2019-10-31   來源:新華日報   點擊    字號:[ ]
    10月17日,記者一大早趕到鎮江市采訪。甫一見面,鎮江市政協辦公室副調研員馬學穎就遞過一本書《橋梁專家茅以升》,并說:“我們馬上去拜訪當年這本書的主編。”
    車子在一條小巷停下來,只見一位器宇軒昂的老人已站在巷口等候,他就是鎮江市政協原主席黃選能。到其簡樸整潔的家里坐定,談及鎮江人的驕傲茅以升,這位88歲高齡的老人不禁思緒遄飛。作為該書的主編,黃選能對茅以升的生平事跡至為熟稔,跟隨著他的講述,中國“現代橋梁之父”茅以升波瀾壯闊的一生徐徐鋪開。
    建橋、炸橋、復橋
    錢塘江大橋成為橋梁工程史上的豐碑
    與橋結緣,肇始于茅以升的一段兒時經歷。
    1896年出生于鎮江草巷茅家祠堂的茅以升,幼年時隨全家遷居南京。他從小好學上進,善于獨立思考。10歲那年的端午節,家鄉舉行龍舟比賽,由于觀者眾多,把夫子廟文德橋壓塌了,死傷不少人。這一不幸事件沉重地壓在茅以升心里。他暗下決心:長大了一定要造出最結實的橋。
    為實現這一夙愿,茅以升考上交通部唐山工業專門學校,畢業后留學美國,獲康奈爾大學碩士學位(橋梁專業),后又獲得卡耐基理工學院博士學位,成為該校第一位工科博士,其博士論文《橋梁桁架的次應力》中的科學創見,被稱為“茅氏定律”。
    1920年回國后,茅以升歷任交通大學唐山學校副主任、國立東南大學工科主任、南京河海工科大學校長、交通部唐山大學校長。
    1934年至1937年,時任浙江省錢塘江橋工程處處長的茅以升,在自然條件非常復雜的錢塘江上主持設計、組織修建全長1453米、基礎深達47.8米的雙層公路鐵路兩用錢塘江大橋。錢塘江大橋于1937年9月26日建成通車,這是中國人自己設計和施工的第一座現代鋼鐵大橋,是我國橋梁建筑史上的一座里程碑,打破了外國橋梁專家“中國人無法在錢塘江上建橋”的謬論。
    1937年12月23日,為了阻止日軍攻打杭州,茅以升親自參與了炸橋。當時先生悲壯地留下“斗地風云突變色,炸橋揮淚斷通途。五行缺火真來火,不復原橋不丈夫”之誓言。抗日戰爭勝利后,又受命組織修復大橋,1948年3月,大橋修復通車。建橋、炸橋、復橋,茅以升以國事為重,克盡厥職。
    天塹變通途
    武漢長江大橋成為貫穿南北的交通大動脈
    錢塘江大橋又被稱為我國橋梁工程師的“搖籃”,茅以升把工地辦成學校,吸收大批土木工程專業的學生參加工程實踐,為國家培養了一大批橋梁工程人才。
    新中國成立后,1955年至1957年,茅以升任武漢長江大橋技術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,他又受命修建我國第一座跨越長江的大橋——武漢長江大橋。1955年9月,大橋正式開工,到1957年9月25日建成,比原計劃提前一年零三個月。
    被稱為“萬里長江第一橋”的武漢長江大橋,將京漢鐵路和粵漢鐵路銜接起來,成為我國貫穿南北的交通大動脈,并把武漢三鎮聯成一體,確保了我國南北地區鐵路和公路聯網成片。如今,武漢長江大橋雖已超過設計時限,但仍然能正常通車,安全無恙。
    天上有顆“茅以升星”
    嚴謹勤勉的他成為工程質量“保證書”
    在鎮江世業洲的潤揚大橋公園內,坐落著茅以升紀念館。
    “館內藏有各種遺物800余件,生平事跡照片近200幅,這些都是茅以升的家人捐贈的。”茅以升紀念館工作人員韓林芝告訴記者。
    在茅以升獲得的交通部唐山工業專門學校畢業證旁邊,記者看到一張班級成績單,茅以升以遙遙領先的總分名列第一。這是他一生嚴謹勤奮的縮影。
    正是這份勤勉認真,讓茅以升的簽名成為工程質量過硬的“名片”。1958年修建北京人民大會堂時,周恩來總理在審查工程設計時指出:“要有茅以升的簽名來保證。”黨和國家領導人對茅以升非常信任,茅以升也對黨的工作極端負責,他對人民大會堂的結構設計作了全面審查核算,最后簽了名。
    茅以升一生學橋、造橋、寫橋,在中外報刊發表文章200余篇,主持編寫了《中國古橋技術史》《中國橋梁——古代至今代》等專著,為我國橋梁工程建設和科技、教育、科普事業作出了杰出貢獻。
    1989年11月12日,茅以升在北京病逝,享年94歲,安葬在鎮江栗子山公墓。1997年1月9日,國家天文臺發現了一顆小行星,編號為18550。這一天正是茅以升的誕辰日,國家天文臺向國際小行星中心申請將其永久命名為“茅以升星”。
    晚年回首,茅以升說:“人生一征途耳,其長百年,我已走過十之七八。回首前塵,歷歷在目,崎嶇多于平坦,忽深谷,忽洪濤,幸賴橋梁以渡。橋何名歟?曰奮斗。”2019年9月25日,茅以升被評選為“最美奮斗者”,恰與其人生信條完美契合。


    (吳紅梅)





julia电影